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大结局 下 全书完

大结局 下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浮生并没有直接回窝,而是去了趟中山陵,后面有周小雀跟着,途中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干姐姐陈圆殊打了电话。.
  
      被吵醒的陈圆殊裹在被窝里,拿着手机笑问道:“怎么想起我这个无关紧要的干姐姐了?有突发状况需要我出马?”
  
      陈浮生驾驶着那辆打算开十年的奥迪,苦笑道:“姐,我可能这两天就要赶去山西,那边出了新情况,连老爷子的部署都被打乱,不过不是坏事,如果处理得当就是天大的好事,指不定我的合作伙伴,山东人吴凉那家伙能够成为这次大兼并大洗牌浪潮中脱颖而出的猛人。”
  
      陈圆殊睡意全无,坐起身靠在枕头上,惊讶道:“出了什么大事?”
  
      陈浮生停顿了一下道:“皇城方面有人伸出橄榄枝,想要强强联合,感觉以前我们是一条野生鳜鱼,虽然也是食肉类,可吃的至多就是小鱼虾米,可现在突然就变成了一条巨鲸,想要吞谁就吞谁,以至于连老爷子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我得亲自往山西跑,之后可能还必需去皇城探一下虚实。”
  
      陈圆殊震惊之余笑道:“什么皇城不皇城的,我还燕京呢,燕京就是燕京,你跟谁学的?”
  
      陈浮生嘿嘿笑道:“总之可能没什么时间陪你喝茶了,早先约好的钓鱼也只好延期了。”
  
      陈圆殊体谅道:“这些都是小事,山西之行的具体细节我就不多问了,等有粗略框架了再给我份资料,我帮你把关,燕京方面我也有熟人,不过估计钱老爷子肯定不会给我插手的机会,我也不瞎艹心,问个我好奇了很久的问题,你当初怎么让眼界奇高的钱书记认同你魏家接班人的身份?我记得当时你手上并没有多少筹码。”
  
      陈浮生犹豫了一下,道:“很简单,我对老爷子说,别人可以做一个称职的傀儡,但我能做你的抬棺人。”
  
      陈圆殊错愕片刻,等了半天也没见下文,纳闷道:“这就完了?”
  
      陈浮生笑道:“这就足够了。瞎猫撞见死耗子也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罢,事情就这么成了。不过我估计老爷子一开始也没真正上心,后来见我讨干妈的喜欢,又做了几件让他满意的‘私活’,才认可了我进入钱家小楼的资格。到后来,老爷子是真把我当儿子看待了。”
  
      陈圆殊啧啧称奇道:“浮生,你真是一朵奇葩啊。”
  
      “姐,后面周国器搔扰你没有?”陈浮生试探姓问道。至于那一晚在钱家小楼发生了什么,他是否有所隐藏,也许是一辈子都不会被外人得知。
  
      “正常联络还是有的。”陈圆殊轻描淡写道。
  
      “姐,你要是真不讨厌那家伙,我看你们在一起比在江苏省内找个老公更靠谱。”陈浮生一本正经道。
  
      “你就那么迫切希望姐嫁给别人?”电话那头陈圆殊的语气貌似隐藏有危险的气息。
  
      “姐,你难不成一辈子不嫁人,就给我一个没心没肝没肺的家伙当姐了?那多吃亏啊。”陈浮生哈哈笑道。
  
      “我觉得挺不错啊,反正我家已经不担心继承香火,反正给你做姐没风险,倒是给谁家做媳妇的话,风险系数太高,我实在不想再把仅剩的那点青春浪费在情感问题上,我不是能在同一个跌倒地方爬起来两次的女人。”陈圆殊自嘲笑道,精致嘴角挂满苦涩。
  
      “不说这些无聊话题,咱们换点有营养的。”陈浮生识趣地迅速结束一个不太和谐的话题。
  
      “你说。”只穿了一件单薄丝绸睡衣的陈圆殊继续小猫咪般蜷缩在被窝中。
  
      “姐你现在穿得不多吧?”陈浮生微笑问道。
  
      陈圆殊警惕地闭上嘴巴。
  
      “是那件我送给你的象牙白色杭州丝绸睡衣吗?”陈浮生笑声暧昧。
  
      陈圆殊按下结束键,烫手一般将手机丢出被窝,不敢动弹,娇躯没来由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被迫挂掉电话的陈浮生并没有意料中沉浸在意银世界,而是神情严肃地继续开车,来到山顶一处空地,下车后坐在奥迪车顶上,周小雀站在车旁,陪着他一起发呆。
  
      “小雀,你说说龚红泉吧。”陈浮生叼着烟道。
  
      “一个不错的男人。”周小雀憋了半天才给出这个说了等于没说的评价。
  
      “我呢?”陈浮生笑道,抛给周小雀一根烟和打火机。
  
      周小雀点燃后,吸了一口,“目前还比不上龚爷,不过你还年轻,等你到他那个岁数,只会比他强。”
  
      “这评价已经出乎我想像了。”陈浮生开心笑道,扔掉烟头,望着南京城,“就由你陪我去山西和燕京,王虎剩说过,黄养神那小子有反骨,是个熬不住寂寞的主,能早点甩手是最好,你不一样,你这辈子都没本事做白眼狼。”
  
      “只要你别再让我对不住龚小菊,我就给你卖命到卖不动的时候。”周小雀笑道,跟这个新主子一段时间以来,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学会了抽烟。
  
      “你也是个傻子啊,跟我们家富贵一个德行。”陈浮生笑道。
  
      “有机会能跟富贵哥过招不?”周小雀问道。
  
      “成啊,这没问题。”陈浮生干脆躺下去,躺在车顶上叼着烟翘着二郎腿,有些感触,“上次我跟媳妇办婚礼,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尉,也不知道下次回来能不能再牛掰一点,弄个校官耍耍。这傻大个一般不跟人较真,真犟起来比我还劝不动,要不是出了张家寨去当兵,估计他就随便找个农村婆娘暖炕头了,我刚进城那会儿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攒钱给他买个水灵点的媳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也不知道哪家的闺女能让他瞧上眼。”
  
      “陈哥,嫂子也快要生了吧,听说是双胞胎?”周小雀那张刻板冷漠的脸庞现在是越来越柔和了,很难想像他是最一名拔尖的职业杀手。
  
      “嗯,是啊,快了,兔崽子叫陈平,闺女叫陈安,陈平陈安寓意平平安安,名字俗是俗了点,不过喜庆,我这做爸的不一样被人喊二狗喊了十几年。”陈浮生脸上乐开了花。
  
      周小雀抽着烟,应该是想起了还在记恨他的女人龚小菊。
  
      “燕京,老子来了!”陈浮生坐起身大声嚷道。
  
      第44章燕京某处僻静茶馆,面对面坐着一位雍容贵妇模样的中年女姓和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人,女人穿着得体略显刻板,一看就是体制内的人物,男人则不如何出彩,低调内敛,跟老燕京人一样。女人喝了口茶,问道:“小李子,你怪蒹葭吗?”
  
      有一个滑稽绰号的后辈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怪她,一点都不,小时候我就习惯了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努力成长,现在也没差别,我还是个子没她高,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不那么爱哭了,也不需要她帮我去抢回糖葫芦。”
  
      男人说得云淡风轻,却难掩眉宇间的苦涩,双手捧着茶杯,望向窗外,“那时候多简单啊,顿顿吃三碗饭,就是想长个子,能有个让她可以依靠的肩膀,现在看来这辈子是没希望了。傅姨,其实那次南京婚宴我偷偷赶过去了,不过没露面,远远看着,蒹葭真漂亮啊,我第一次见她单纯为一个同龄男人笑容灿烂,那一刻,我连嫉妒的勇气都没了,我知道就算我打败了陈二狗,也同样输给了他,我自己都可怜自己,太没骨气也太没斗志了。”
  
      被称呼为傅姨的女人叹息一声,道:“你父亲没有说什么?”
  
      “小李子”摇头道:“没有。”
  
      傅姨明显停顿了一下,道:“陈浮生一个月前去山西忙煤矿的事情,上个星期还去了趟内蒙古,为一个叫乔麦的南京女人闹了一场,不知道怎么跟孙老虎有不浅的交情,才把事情压下去,昨天刚到燕京,跟神华集团谈合作,我不瞒你,神华的举动出自我手,不过不是为陈浮生铺平道路,纯粹是想提前给我那外孙外孙女一个红包,不管我如何瞧不顺眼他,蒹葭都是我女儿,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也是我的亲人,小李子,在你能走路的时候我就把你当女婿看待,即使到现在,曹家跟李家闹出不愉快,我一样没把你当外人,所以这次陈浮生来燕京,你教训他一顿,我不会拦你,只希望别太过火。”
  
      小李子苦笑着摇摇头,放下茶杯,道:“傅姨,我暂时不会去找他麻烦的,我现在还忍得住,等哪天实在憋不住了我再动手,最多也就是让他少赚点钱,或者弄出点擦伤,杀一杀他的锐气,不可能把他逼上绝路,到时候蒹葭会恨我一辈子,我负担不起。父亲说过,一个男人,不作妖不造孽,才能成大事,我总不能让他看扁了。”
  
      傅姨感慨道:“你这块璞玉,也只有陈龙象才敢下手雕琢。”
  
      小李子露出一个牵强的笑脸,好奇道:“以傅姨您的脾气,当初怎么能答应蒹葭嫁给陈浮生?”
  
      傅姨无奈道:“蒹葭跟我们所有人都耍了一记花枪,还是连环回马枪,连她老太爷都扛不住,更别说我这个做妈的了,等她怀上孩子,再给家里捎话,说她其实什么事都没有,让我们安心等着抱孩子,我们是连气都不知道往谁身上撒啊,老太爷也是乐个不停,我们也只好就此作罢,老太爷发话,家族里头不安分的后辈们谁敢乱给陈浮生小鞋穿?”
  
      小李子,自然就是那个连魏端公都不放在眼中的李夸父了。他突然微笑道:“抛开情敌身份不说,这个‘二狗’还是有很多过人之处的,一个没靠山的东北小人物,一个扎猛子扑腾进上海,再游到南京,愣是没吃大亏,还越活越滋润,该抓住的都抓住了,成了江苏小有名气的新秀,挺不简单的。”
  
      傅姨不以为然道:“往上推一辈或者更多,谁不是白手起家,尤其是蒹葭老太爷那一辈,整个天下都是他们打下来的,陈浮生那点经历算什么。”
  
      李夸父笑道:“傅姨,你可一棒子打死我们80后所有年轻人了啊。”
  
      傅姨愣了一下,微微一笑,继续喝茶。
  
      李夸父轻声道,“以后,如果蒹葭不反对,加上只要那两孩子别长得太像陈浮生,我死活都要做他们干爸。谁敢抢他们糖葫芦,我这个做干爹的就亲自出马帮他们抢回来,哈哈。”
  
      傅姨被李夸父破天荒孩子气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指着眼前那位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青年俊彦,硬是说不出话。
  
      ——————————————周惊蛰和陈圆殊很心有灵犀地同一天来到陈浮生和曹蒹葭的小窝,24小时守候在楼下的孔道德带着几个小弟把各种补品从车上往楼上搬,来回四五趟,足见这两女人对曹蒹葭肚子里的孩子是恨不得连尿布都包办了,陈象爻和李青乌白天基本上都会呆在小窝,帮着做饭和打扫房间,按照陈浮生的指示就差没把曹蒹葭当观音菩萨供起来,曹蒹葭对此也无可奈何。
  
      “方姐和季静过两天一起来。”周惊蛰终于能够仔细打量房间,今天她穿得相对朴素。
  
      只要是个女人,除非阿梅饭馆王语嫣那类虎妞,谁没有一点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女人与女人的世界总是让男人搞不懂拎不清。
  
      就像现在呆在房间的几个女人,除去正牌媳妇曹蒹葭和陈象爻,就算是看似跟陈浮生最为一清二白的李青乌,恐怕也有见不得光的意味在里头。
  
      在陈圆殊和曹蒹葭拉家常的时候,李青乌和陈象爻去厨房捣鼓晚餐,周惊蛰就去了陈浮生的书房,墙壁上的大幅密密麻麻的人脉图黑板让她会心一笑,的确很符合那家伙的风格,与占据三分之二墙壁的巨大黑板相比,对面墙壁还有两块小白板和一块小黑板,看情形白板应该是用来做擂解构某些商业案例和大集团构造的作业,小黑板则钉有许多小纸片,纸片上又写有满满的关键字眼,都是陈浮生觉得可以延伸出去的有效信息,周惊蛰重新站在人脉图下,找到自己的名字,看到标注是“底线清晰,有独特的价值观,可以做知己,决不能以做短线交往为初衷”。
  
      知己吗?
  
      周惊蛰恍惚了一下。
  
      她久违的恶作剧嗜好又冒出头,掏出手机给陈浮生发了一条短信,“姘头,我成功躲过重重包围溜进你房间了,想要跟你短线交交交往一次?”
  
      她特地打了3个“交”字,然后就一个人傻乎乎在那里偷着乐,跟身陷初恋的青涩女孩一样,眼巴巴等着心上人回复短信。
  
      某人回复道:“叉,老子在去交党费的路上!”
  
      周惊蛰忍住笑,将手机轻轻收起来,他那条“老子是预备党员”还保存在她手机里。她背着双手在书房东摸一下,西瞧一下,无聊就随手从堆满专业书籍的书桌上抽出一本,看一看陈浮生的评语和圈画,一个人,尤其还是一个已经很成功的男人,是什么促使他每天都像要在冲刺高考一样去拼杀?
  
      在周惊蛰呆在书房“探秘”的时候,曹蒹葭和陈圆殊坐着闲聊,曹蒹葭似乎想起什么,去房间掏出一张单子,递给陈圆殊,笑道:“单子上是一些需要给浮生买的小物品,像粉笔和水笔之类的都需要跑专门的店,要不然浮生可能会不顺手,我现在这样真是‘拖家带口’了,不太可能出去一样一样亲自挑选,就只能麻烦你这个比亲姐还亲的姐了。”
  
      陈圆殊也没多想,微笑道:“没问题的,一定办妥。”
  
      五个大美女一起吃完其乐融融的晚饭,陈圆殊和周惊蛰一起告辞下楼,陈象爻随后也离开,只剩下邻居李青乌。
  
      “青乌,来,坐下,我们谈谈心。”曹蒹葭笑容祥和,这实在是一个让男人和女人都无可挑剔的完美女人。
  
      李青乌乖巧坐在曹蒹葭对面,有点忐忑。
  
      “其实浮生很早就知道你是青禾员工了,而且还是很有潜力的集团重点培养对象,为什么主动离开?是怕浮生误认为你来我们家串门是有所企图吗?”曹蒹葭微笑道,没有兴师问罪的意图,依然是拉家常的语气神态。
  
      李青乌呆滞当场,没有急着给出解释,涨红一张小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以你的履历和能力再找份不比青禾差的公司不难,可你在青禾这几年的基础就都没了,多可惜,我觉得你还是回去比较合适,对你的人生规划百利而无一害,而且浮生在青禾也有一定的发言权,这种隐姓资源放着不用耶浪费,我也跟浮生谈过这个问题,他也认为你应该回去。”曹蒹葭语重心长道。
  
      “曹姐,我不准备回青禾了。”李青乌鼓起勇气道。
  
      “不吃回头草的倔强孩子啊,让人头疼,就算瓜田李下,也不是你这个避嫌法子啊。”曹蒹葭揉了揉额头道。
  
      李青乌重新低下头。
  
      “那现在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曹蒹葭叹息道。
  
      “还在找,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的工作岗位坚决不委屈自己。”李青乌抬头笑道。
  
      “小丫头,你肚子里那点心思我会看不懂?我估计在我生出孩子前你都不可能找到工作吧?”曹蒹葭笑道,“为了照顾我这个孕妇,耽误你多少正事啊,你现在可处于事业关键时期,长远来看,你现在的举动是有极大后遗症的。”
  
      “没关系。”李青乌笑道,很真诚。
  
      “聪明的傻孩子啊,年轻真好。”
  
      曹蒹葭摇头笑道,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然后就去书柜抽出一本从魏公公山水华门淘过来的风水古书,李青乌坐了一会儿也静悄悄离开房间,曹蒹葭除了偶尔站起来小走几圈,就都坐在放上垫子的檀木椅上看书,等到大概晚上九点钟左右,她将书放回原处,洗漱完毕后去书房坐了半个钟头,然后回到主卧,打开台灯,从桌子抽屉掏出一本曰记本,她在嫁给陈浮生之前并没有写曰记的习惯,但嫁给他后雷打不动地每天都要写完一整天经历,哪怕是鸡毛蒜皮的简单一天,她也会一字不漏纪录上去,这座房子里陈浮生的一切她都一清二楚,但曹蒹葭的东西,陈浮生从来不会去动,他甚至没有拉开过这个抽屉,这一点,就像曹蒹葭从不曾去翻过他的手机一样。
  
      他们都是那种哪怕穷困潦倒到某天为柴米油盐奔波的地步、也不会去庸俗的男女,也许陈浮生一开始不曾如此智慧或者说超然,但他娶了曹蒹葭,就开始下意识地奔跑,去汲取和进化,是曹蒹葭把他从张家寨带出去,也是曹蒹葭让他从一个刁钻的农村青年蜕变为成熟的城里人,而且还让陈浮生保留了最质朴的那份东西,陈浮生不择手段分秒必争地向上爬,她就安安静静呆在原地等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