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浮世手记 > 离间其九|司徒云歌 下

离间其九|司徒云歌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这样一个人孤独的深宫生活,到底持续了有多久呢?
  司徒云歌倚靠在自己宫中小花园中的躺椅上闭目养神,手中泛黄的书卷盖在脸上遮住迎面撒下的阳光。
  每到周围的喧嚣安静下来之时,他都会不自觉地回忆起自己这十年坎坷的深宫生活。
  他好像早已经习惯了这一个人寂寞的生活,亦或许只是强迫自己习惯罢了。
  十年前,年仅十岁的司徒云歌被迫与娘亲分离,被一位皇宫中的嬷嬷领进了这诺大的庭院。
  司徒云歌随母复姓,因为他的娘亲卑微,只算是皇帝云游民间时偶遇的一位普通民间女子。
  司徒云歌十岁之前都同娘亲一起生活在院里皇宫的山林村落,周围人并不知晓他的身份所以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名分所言。
  只是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的岁月很是疾苦,云歌还小,驾照女大大小小的活都得由娘亲一人操劳。
  但是娘亲本性贤良,哪怕是苦了自己也不会让自己受了半分委屈。
  母子二人为人低调不张扬,可即便是这样,也抵不住周围街坊邻居的对娘亲的那些闲言碎语。
  母子相依的日子就这样过了十年,期间娘亲的身体状况一直因为过度操劳而极不稳定。
  直到十岁那年村中爆发了瘟疫,身娇体弱的娘亲终是抗不住衰弱的身子染了病,可本就不富足的家庭自然是没有银两拿来给娘亲医病的。
  于是在云歌十岁那年,他与在他看来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天人永隔了。
  倘若说不恨自己的家境是不可能的,云歌自出生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爹爹,自己的爹爹对他来说谈不上恨,但也绝对不会喜欢。
  可是那时的他总是不明白,自己的娘亲明明是被自己的爹爹所抛弃,为何同他相处的十年间却总是一副依然无怨无悔的样子。
  甚至提及到自己爹爹的时候,她总是能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同他讲:“你的爹爹,可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呢。云歌要相信他并没有抛弃我们,只是现在他还不能来看我们。”
  对于自己的娘亲而言,这句话一直到她病逝都未曾有丝毫动摇。
  本以为自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同外面的野孩子打架过活,以偷抢为生,做个无赖一辈子贫苦生活。
  却未曾料到娘亲过世后不久家中就来了一位自称是皇帝下令派来的嬷嬷,用自己带来的银两厚葬了娘亲,还将他带入皇宫中领得了三皇子的名号一手拉扯大。
  本以为入了宫成了皇子就可以得到富足不知忧愁的生活,可那时候的他或许并不知道,未来于他而言不过是更深刻的孤独与寂寞。
  他算不上是名正言顺的皇室子弟,三皇子只是一个空有其表名位,只不过是父皇对他内疚的补偿罢了。
  没有人在意他过的如何,即便他对王位之争并无想法。
  周围人对他的态度,就是他只要好好活着不要给这皇宫,这宫中人们添麻烦就好。他的身份地位,周围的人连嘲讽和诽谤都吝啬于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